最近有人见过我吗?

看06一代入坑。当年的脑洞还没写完然而人已经走光了-懒癌
德国破车国家队无原则粉+玫瑰粉+教练先生粉+前拜仁粉 --说不准哪一天就精分了
大概不会有时间追联赛所以被鉴定大赛粉也认啦啊哈哈
死女权派精神白左
再有,无神论者。

借着过年这个由头我又喝多了于是抓紧时间胡说八道

我拿美帝的标准衡量就是一个大左派……经济政策文化政策都是,大概可以简化成全力支持同性婚姻的凯恩斯主义者……?(什么鬼

这一点……已经放弃治疗也不用抢救了。

和左派的一个分歧是对第二波女权主义法理学思潮的看法。我是凯瑟琳麦金农老师门下走狗无疑。但麦金农老师的著述被左派骂的一个原因,就是她的feminist jurisprudence借用了部分马克思主义研究方法,结果的出来的理论就是对左派们也太左派了……


于是总的来说啊哈哈哈我就是一个老左。

所以那个议员AU没有继续写的一个原因,就是照我2012年构思那个梗时的设想接着写下去,大概就会涉及加州八号法案事件/关塔纳摩相关clusterfuck/Citizens United始末/两党围绕政府应不应该继续维护DOMA站队互撕/2010年中期选举江山一片红,茶党大行其道,民主党内真左派们不好做人/RNC关于Planned Parenthood的各种刷下限以及"it's not intended as a factual statement"事件。我其实最近两年没有2012年对政治那么鸡血了,大概没有那个考古补课的热情。第二如果写现实政治向,玫瑰他们要做改革派的话是一辈子也翻不了身的,估计只能一直挨揍,到大选年还得忍气吞声给那个宇宙里的Third Way Democrats站台,于是这文就得要么开挂,要么憋屈。再有就是估计西翼风云风格太重,就要被骂夹带私货了……

……唉。


评论

© 最近有人见过我吗? | Powered by LOFTER